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郑华国 http://www.csjkc.com/

真实的香港并非寸土寸金

李俊

说到香港,人们都喜欢用寸土寸金来形容。香港市区密密麻麻的高楼,确实是让人感到震撼。香港人均居住面积偏低,最底层人员还居住在笼屋,很多人都会感慨香港土地资源稀缺。实际上,真实的香港土地资源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稀缺。

香港不仅房价极高,租房也是很高。香港市区的房子,一平方米往往需要二、三十万元港币。很多香港人,他们的收入有一半以上都是贡献了房租。香港高房价,并不是没有土地,而是土地供给数量受到限制。年底签署的《中英联合声明》,中国政府为了防止港英政府在主权移交之前,将香港的土地卖光,所以这个附加条款中限制了香港每年的土地出让数量。

当时,港英政府也想通过增加土地供应量来抑制房价,但是《中英联合声明》严格限制了土地供应,所以也只能为力。就这样,香港人承受着高房价的压力。年的高峰期,香港人平均把月薪的74%用作供楼。

香港有70%以上的房子,面积不到70平方米,人均居住面积也是10多平方米。香港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高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,就是没人去的郊野公园。香港所有建设用地面积只占总面积的25%,住宅用地7%。因此,香港大部分的土地都是没有开发的。

(除了有特别注明,图片来源网络)

当年,香港时任特首董建华先生,他打算通过增加土地供应数量解决香港居住问题。很不幸的就是,刚遇上亚洲金融危机,房价处于下行状态。香港8万5公租房计划,引发了大规模的游行。因此,香港政府只好放弃这个计划。

香港有很多环保人士,通过各种言论反对政府增加土地数量。因此,香港有很多土地都是被保护起来,不能开发的。既有土地不能开发,填海也不可以,结果香港人只好承受着高房价。

香港土地面积是平方公里,人口是多万;深圳土地面积是多平方公里,管理人口有两千万左右。实际上,深圳人口密度要比香港高,但是人们居住环境却要比香港好得多。深圳的房租要比香港低得多,特别是宝安区的房租,并不是很贵。

香港市民享受着奢侈的绿化,到处都是鸟儿花香,但是这个代价就是,大家居住环境普遍都不好。根据香港社区组织协会提供的数据,香港有10万人居住在“笼屋”。香港环保主义者到处煽动,说保护人类母亲地球,要保护大自然,反对进行开发。很多人就是被这种思想洗脑了,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,然而却没想过自己居住环境的恶化。

开发土地,多建房子,这对环境影响是微不足道的。如果人均面积过于狭窄,这对人类生活也是有危害的。高房租的压力,人们只能在一起合租房子,但是过多人居住在一起,就是互相干扰,睡眠方面也会受到影响,很容易引发一些疾病。一个人收入不变情况下,房租方面支付得过多,肯定会在别处减少开支。如果压缩医疗健康方面开支,最终也会影响个人健康。因此,我们不能只看到,可以在郊野公园里多呼吸一口空气,却看不到在别处经常呼吸到有害气体。

香港土地供应政策,推动了香港房价的上涨,导致香港被迫产业升级。土地价格上涨,香港很多制造业不得不北上,搬离香港本土,到珠三角地区。高房价也让香港错失发展科技机会,所以导致当前的困境。

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说:“香港今后的前途有两个不容易解决的困难。第一个困难,是它们的政治体系正在向民主投票那方面走。不要误会,我不是反对民主投票,而是肯定地认为,如果民主投票没有一个上佳宪法的维护,会带来不少困难。第二个香港经济要面对的困难,是他们的官员及议员一般不相信中国会不断地改革,或是他们假设他们见到的中国会停留在他们见到的。如下两方面他们的看法是大错。其一,他们不相信中国会解除外汇管制。第二项重要的香港漠视中国发展的困难,是他们不相信北京会取消进口税。他们认为香港永远是个进口自由港,中国则永远不会是。”

高房价让香港处于高处不胜寒,这也影响了香港的竞争力。香港土地供应政策,给了大陆带了个坏头,所以千万不要学习。因此,香港是一个的前车之鉴,值得我们警惕的。

年1月13日

一个童工的亲身体验:我是童工,可是我很幸福!

来源:草根清谈(lijun)

我是童工,可是我很幸福

李俊

那些反对童工的声音,似乎很有正义感。虽然号称保护小孩权益,但是事实上对小孩权益的伤害。所谓的穷人孩子早当家,或许就是这个道理。很多时候,持有正义声音的人们,只是在语言上同情他们,却没有给这些儿童真正的帮助。

我在单亲家庭里成长,家庭经济相当困难。说实话,我的童年过得相当苦。读小学时,我那些同学都有很多零花钱,而我却是没有的,即使偶尔得到几毛钱的零花钱,我也是舍不得花。那时,我的同学或者邻居,他们家里往往有彩电、摩托车、洗衣机、电冰箱等。我家几乎找不到什么值钱的东西,就连电风扇,也是我的苦苦哀求,才能拥有的。

虽然我那时还很小,但是却想办法去赚钱。那年的寒假,我才10岁左右,但是却和家人说,想利用假期去摆地摊,做点生意来赚钱。刚开始,我家人并不同意,可是最终还是被我说服了。当时,我的运气还算不错,卖了12天东西,结果赚了元。尽管我这是第一次做生意,但是我几岁时就到外婆档口帮忙,自然也就知道卖什么东西能赚钱。

至于做生意的细节,我就不多谈了,还是回到童工的话题吧。从经济学角度来看,我自己一个人卖东西,既是老板,也是打工仔,双重身份。当然,做生意的本钱,是家人帮我出,也是家人帮我进货的。不管怎么说,我也算是一个童工吧。幸亏当时没人管我这个童工,否则我这个赚钱机会都被剥夺。说实话,这元并不算多,但是那时月收入达到元的人,还是挺少的。

我的儿童时代,除了做过地摊生意,同时还做过一两次建筑工。当然,所赚的钱不多,但是起码可以改善一下生活,所以觉得这是很幸福的事情。那时,我做体力干比较多,身体也挺好的。虽然我当时是童工,但是不觉得有什么伤害,反而培养了我很多能力,起码那时的身体要比我现在要好得多。

那时,我在炎热的夏天里搬砖头,要是不小心的话,也会砸伤手脚,但是想到有钱赚,就不觉得有什么苦。如果现在看来,一个儿童在搬砖头,肯定是满天都是正义声音。我只是想问一句话,当年我过着如此穷苦生活时,这些正义人士在哪里?为何不拿点钱来帮当时我这个小孩?

(作者李俊的照片)

年,我父亲通过高考这个机会,考到某校读师范专业。毕业之后,我父亲成为一名教师。本来,我家庭经济还可以,但是父亲的英年早逝,从而发生转折。家里没钱,但是我想让自己生活过得好一些,所以想方法去赚一些钱。

其实,童工并没有我们想象之中那么可怕,这是真的。不管怎么说,起码让他们在寒暑假时,可以做一下童工吧。有钱人的孩子不会做童工,但是穷苦孩子的家庭,起码也应该给穷孩子早当家的机会吧。

很多时候,我们发出正义感的时候,是否也要反思一下,自己这种所谓的正义声音,是否对弱势群体的伤害?要是有爱心的话,可以给他们捐款,但是没权干涉他们的生活。就像我当年那样,做童工是一种幸福,这是别人无法体会的。

觉得小编说得有道理请点ZAN

领导说了,

您点一个,

小编的工资就涨五毛!

觉得不错,请点赞↓↓↓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xianggzx.com/xgjy/11950.html